米雪在有意识以后就感觉身体传来剧痛,她猛地低头,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双手!

她的手从胳膊被人齐齐砍断!剧痛就是从伤口处传来的。

“啊!!!”

米雪尖叫一声,“q先生,我的手。”

容绥正在吃早餐,姿态优雅,不过你见过谁大清早吃牛排?还是三分带血的!

“我砍的,怎么了?”容绥平静的看向她,仿佛在说他今天喝了一杯牛奶那么简单。

满地都是米雪流的血,她恐惧的看着那个男人。

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我们不是合作伙伴吗?不是你将沃科带起来的吗?”

米雪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来这一趟,竟然付出了这样的代价。

容绥慢条斯理的嚼着肉质鲜嫩的牛排,神情淡然道:“合作伙伴?你们也配?”

米雪一直都很感恩容绥对她们的帮助,如果没有容绥在背后推动,沃科根本就没有今天。

可是今天容绥却要亲自毁了他建立起来的一切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!”身体再痛也抵不过心里上的痛,被最信任、最崇拜的人捅了一刀子,米雪做梦也没想到过。

容绥已经吃完最后一块肉,优雅的擦拭干净嘴角起身,“为什么?你说是为什么呢?”

“因为,你要伤害宫漓歌。”

“我伤害她和你有什么关系?她是容宴的未婚妻,难不成你觊觎你侄儿的未婚妻!”

米雪突然想到在比赛的时候有人质疑宫漓歌,就是容绥出来给她证明。

她怎么忘记了这茬,容绥亲口说过他是宫漓歌半个师父。

“q先生,我知道错了,先前我并不清楚你们的身份,你再给我个机会!放我一条生路。”

“放你一条生路?”

容绥笑着打开了一个监控录像,正是那名护士爆炸时的惨景。

“看清楚了吗?你的这枚炸弹有多大的威力?”

那个镜头被高清放大,一遍又一遍在米雪的眼前播放。

她能清楚的看见护士的血肉化作血雾从天而降,染红了四周的墙壁,也染红了所有人的双眼。

“可,可死的人只是一个莫不相干的路人。”

“那是因为丫头命大,差一点她就化成了血雾,你说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呢?”容绥温柔的问道,像极了一个细心的老师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如果你动的是其他人我或许还能网开一面,唯独你动的人是她,想好遗言怎么说了?看在我和你父亲还有些交情的份上,我会替你转告给他。”

米雪留下了悔恨的眼泪,知道q先生向来说一不二,他一定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这么简单。

“让他们好好活下去,不要替我报仇。”

“好。”

容绥打了个响指,谢爻推门而入。

“开始吧。”

三个字落下来米雪心里一紧,难道他没打算让自己干脆利落的离开?

谢爻让人带着一个巨大的笼子进来,米雪本能颤抖,“q先生,你要给就给我一个痛快。”

“痛快?让你痛快了怎么对得起我的小丫头呢?”

米雪被丢进了笼子里,紧接着被拖到了甲板上。

米雪这才知道她们根本不是在什么房间里,而是在一艘游轮上。

她被关到了铁笼子里,身上还在流血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