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曲若初气的砸了不少东西,等冷静下来,还是决定现在不跟顾陌死磕了。

等她成为了女帝,自然有的是办法弄死顾陌。

而要成为女帝,就势必要利用小皇子。

于是等自己的嘴歪眼斜没那么明显了,她开始更加频繁的找小皇子,并且每次都要求小皇子瞒着别人。

因为曲若初很清楚,她现在的身份地位,怎么可能娶的到至尊的儿子。

而且她过往那些事,至尊一查一个准,她也就只能骗骗单纯的小皇子而已。

但如果她和小皇子生米煮成熟饭了呢?

可惜,她和小皇子厮混了这么久,可小皇子肚子里就是毫无动静。

很快便到了皇家春猎,这种场合,一般皇子们是不出席的,这都是女人们表现的舞台。

小皇子缠着要去,至尊便答应了。

曲若初就打扮成小皇子身边的随从,一同去了,并且还怂恿小皇子也上马参加狩猎,好让至尊知道,他这个儿子并不比女儿差。

小皇子从小娇生惯养,骑马勉强会,让他拿箭射杀那些猛兽,他实在是干不来。

曲若初安抚他,“没关系,你不用去杀猛兽,等到了至尊跟前,你就按我说的做。”

到了晚上,狩猎的皇女贵女们陆陆续续回来了,贵女们都有分寸,狩猎时象征性的打几只兔子什么的,毕竟这是皇女们的表现的舞台,她们也不敢去抢了风头。

果然,皇女们的猎物一个比一个,就连太女也打了一只梅花鹿。

有人便将目光放到小皇子身上,“小皇子,你不是说也要打猎吗?你的猎物呢?”

小皇子立刻上前说道:“母皇,春日万物复苏,野兽也要休养生息育儿产子,儿臣实在不忍心杀其母而饿死其子,所以什么也没打到。”

然后配合悲天悯人的眼泪!

这是曲若初曾在历史中看过的一个片段,当时那位皇子这么说了,立刻就得到了皇帝的另眼相待,认为这个儿子仁德,是个当君子的料,于是那皇子便被册立为储君,后来当了皇帝。

然而她虽然知道这段历史,却将历史用错了地方。

这里是女尊国,若是小皇子是皇女,这番话可能会得到至尊刮目相看。

可他是男子,在这里男子心软本就是天性,至尊也根本不可能把他的行为和储君划等号。

所以至尊看到小皇子哭的难受,也只是笑了笑,夸了小皇子两句,下令将自己打的一只狐狸皮扒下来送给小皇子。

而对其她皇女,至尊的赏赐就更丰厚了,尤其是重点夸了太女。

曲若初懵逼了,至尊怎么是这个反应?

果然这个至尊不如民间传说的那样英明神武,根本就是个昏君嘛,明明儿子这么好,偏偏一门心思看重一个老实木讷的女儿。

那种老实人能做好皇帝吗?别到时候把这江山给坑没了。

正这么想着,曲若初突然听见顾陌开口了。

“曲若初?想不到能在此处见到你。”

顾陌一开口,众人的目光立刻落在小皇子身边的曲若初身上。

小皇子顿时慌了。

智脑暗搓搓撇嘴,“主人你好坏,故意捣乱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