棺材?

什么棺材?

我整个人都懵逼了,见他脸色惨白浑身冰凉,越发着急,索性伸手便想将他抱回床上去。

却不料干瘦的爷爷如今竟犹有千斤重,这一抱非但没把他抱起来,反倒差点把我给压地上去。

“快,扶我躺到棺材里去!”

爷爷浑身哆嗦,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。

我顿时就恼了:“你这老头子,人还活着呢躺什么棺材,多不吉利,先回床上去,我去找医生……”

“快!”

爷爷奋力怒吼,额头青筋暴起,表情狰狞到了极点。

我吓的心头一跳,也不敢再拒绝了,只得扶着他往堂屋走。

这一抬头,又是一惊。

刚刚回来时,我只顾着低头想事,并未看家里的情况,如今才发现院子里正正方方摆着一口大红色的棺材,血腥气冲天而起。

正是爷爷为自己准备的那口棺材,只不过平日里都是放在堂屋里,现在怎么搬出来了?

而且……

看着满地的血和一旁的死鸡,我忍不住皱起了眉:“你把鸡都杀了,用鸡血涂在了棺材上?”

这话却并未得到回答。

我扭头去看,顿时魂飞魄散:“爷爷,爷爷你怎么了!别吓我啊!”

只见老爷子脸色灰败,一头本是斑白的头发,已经变得雪白一片,整个人浑身冰冷无比,竟没了半点气息!

我愣在了原地,只觉得手脚冰冷,一口气梗在胸口,难受到了极点。

从我记事起,就是爷爷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,我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就是他,如今他就这么死了?

那我怎么办?

我还没来得及考大学工作赚钱,还没来得及带他去大城市旅游,还没娶媳妇让他抱重孙呢!

“傻小子,再愣下去你爷爷就死了!”

身后传来一声怒吼。

不等我反应,大山叔已经快步冲了进来,一把抢过我怀中的爷爷,半抱半拖的往棺材那边走。

只不过爷爷太沉,他拖不动,见我还是不动,不由破口大骂:“小兔崽子,愣着干嘛,来帮忙啊!”

我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上前,帮着把爷爷放到了棺材里,眼泪汹涌而出。

不等我哭喊,躺在棺材里的爷爷陡然睁开了眼。

“啊!”

就算是最亲近的人,此时也不免吓的我连退好几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随后我便反应过来,连忙扑过去:“爷爷你没死啊?太好了!快,大山叔帮我一把,我要送爷爷去医院!”

“别折腾了。”

爷爷开口了,声音不似之前的虚弱,反倒是颇有几分中气十足:“大山,你回家去吧!记住我说的话,千万要注意了。”

大山叔点了点头,转身便走,没走几步又扭头道:“徐叔,你确定以后真的不会了?”

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吗?”

爷爷苦笑一声:“去吧!我到底在槐树村生活了这么多年,感情还是有的,而且良知也有。”

大山叔不语,定定的看着棺材里的爷爷,良久才长叹一口气:“我回去了,徐叔,一路走好。”

爷爷点了点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