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你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快救治!要是就不好,你也别想活了。”

潘嘉平愤怒的瞪着郑元驹又踹了一脚。

郑元驹差点摔个狗吃屎,但依旧保持着舔狗的模样,不敢怠慢,原先那股冷傲的气质,此刻却显得有些狼狈。

“要是这针打下去,不但不会缓解她的痛,而且还会让患者当场休克,一尸两命。”

正当郑元驹想要打针的时候,赵飞扒开人群走了上来阻拦道。

如果这里不是他老婆的医院,他才不想多管闲事。

要是人死在这儿,潘嘉平发飙起来,他老婆肯定也因此而受累!

“赵飞,你知你再说什么吗?别以为读过几年卫校,就在这胡说八道。”

这时候,魏婉晴穿着一身白衣大褂,上来就拽着赵飞到一旁低声说道。

还没等赵飞回答……

郑元驹便率先开口打断道。

“就你这废物除了会扫地做饭之外,你懂什么叫医术吗?你马上给我从医院滚出去。”

赵飞没有理会,而是直接说道:

“患者不过只是受了风寒,她本身肾脏就有问题,加上身体虚弱才会导致昏厥,如果这针插下去我想后果是什么,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!”

看着赵飞一本正经的样子,郑元驹先是一愣。

但很快脸上便浮出讥讽的笑意道。

“就你这种废物只适合在家刷碗,医术这种高尚的职业,也是你能评价的吗?你马上给我滚出去。”

就在这时候,潘嘉平举手打断。

“慢着!”

他震惊的看向赵飞。

“小友,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医治我老婆?”

虽然赵飞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并不像个医生,但他却能在没有诊治的情况下,一语点破他老婆的肾病,可想而知,此人医术绝非普通人可比!

“你老婆的病很简单,只要我施几针便可解他恶疾,但前提是你要答应我,不再为难这家医院。”

赵飞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
潘嘉平听到可以救治老婆,当即眼前一亮。

很是激动的抓住赵飞的手道。

“小友,只要你能把我老婆医好,别说为难这个医院,就算我再盖一栋大楼给你都无所谓。”

他能有今天的权势与地位,这期间都离不开他老婆在背后默默的支持,如今以他现在的财富便是送一栋大楼又算得了什么。

老婆的健康,才是他最关心的。

“赵飞,你闹够了没有?你知道潘嘉平在金陵市的影响力吗?要是今天治不好他老婆,你可想到后果会有多严重吗?别去逞能了。”

魏婉晴拦住赵飞低声怒斥道。

虽说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,但赵飞始终都是她老公,要是出了事情,人家还是会找刀自己魏家,到那时候他魏家面临的可是一场不敢想象的灾难。

“婉清,既然他这么有信心何不让他试一试,万一真的走个狗屎运把人治好了呢!”

郑元驹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样子,阴笑道。

他嘴上虽说这样说,但心里却暗笑不已。

这种废物也能治病?那他这些年的海外留学生涯岂不是活在狗身上?

郑元驹那双狡诈的目光似乎在期待着赵飞把人治死,然后他就可以借潘嘉平的手把赵飞这颗眼中钉永远拔掉。

赵飞仔细看了“汤慧心”的全身脉络走向后,心中大致已经有了治疗的方案。

之所以她会晕倒是血管堵塞,导致供氧不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