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晏琛脸色一沉,目光冷冽地落在宋尔琴身上,眉宇间透着一股冰寒的戾气。

宋尔琴无意间对上傅晏琛的那双黑眸,又瞬间将目光挪开,忙起身带着哭腔说道:“小汐,这事就算了!反正夏夏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!上次,也是她跟我说,只要我答应跟她爸离婚,她就不会去接近傅晏琛。夏夏她还小,爱闹腾,任性了些,我们就多多包容她吧!”

宋云汐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。

她在场,秦念夏就这么欺负她妈妈。

那么以前,她飞航的时候,不在家里,秦念夏岂不是无法无天,更加肆无忌惮?

宋云汐只觉是自己的妈妈受了天大的委屈,愤怒瞪着秦念夏,却对傅晏琛呵斥道:“傅晏琛,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事吧?我妈说得没错,这就是夏夏一开始假扮你女友又故意谎称怀孕接近你的真正目的,她就是想让我妈和她爸离婚,搅黄我和你的婚约。”

“呵。”傅晏琛突然一声轻蔑之笑,“这么说来,是我动机不纯,才害得你把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在念儿身上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宋云汐诧异,还念儿,叫得这么亲热?

傅晏琛冷冷地说道:“最初,是我强制把她带进傅家大庄园假冒自己的女友,去见我祖爷爷,那个时候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。假怀孕的事,也是我让她陪我演的戏。后来,我发现她想远离我的时候,我就想‘假戏真做’!宋总,同理,返过去,好好想想你母亲的话,是真是假。”

“傅晏琛!你为了秦念夏,为什么要一直在撒谎?她到底哪里值得你这么做?”宋云汐顿时揪心地怒吼。

秦念夏看着傅晏琛,轻轻地摇了摇他的手臂。

傅晏琛摸了一下她的脑袋,眉目温和道:“我们不理他们就是。”

“嗯!”秦念夏笑着点了下头。

傅晏琛牵着秦念夏的手,准备离开的时候,又突然伫足,从口袋里掏出手帕,将放在秦烈面前桌子上的那个保温盒也一并提走。

宋云汐站在原地,气愤地瞪着他俩。

秦念夏总觉得后背发凉,忍不住回过头去。

见宋云汐怒火冲天地瞪着自己,好像恨不得扒了自己皮似的,秦念夏索性亲昵地挽住傅晏琛的手臂,对着宋云汐俏皮又得意地吐了吐舌头,高兴地扭头继续往前走。

傅晏琛发现她在对身后的那几个人做鬼脸后,嘴角噙着微笑,抬起手揽着她,宠溺地捂了捂她那小脑袋瓜子的一侧。

瞬间让宋云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。

宋尔琴气得顿时哭了起来。

秦烈却只是皱着眉头,无动于衷地坐在餐桌前。

此时此刻,秦家的气氛变得格外僵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