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时代没那么强的法律意识,心生歹念也是分分钟的事,一个女孩子出门太没有保障。

哪知道程佳说,她都想过。

“我肯定不会胡来,我知道女子在这世上行走不易,我也不会不把自己的小命当一回事,沅瑾殿下不也带了一些暗卫,我打算也带一些厉害的人护卫安全,路上低调行事,财不外露,收敛性子,我没有那么天真,以为行走在外是多轻易的事情。”

程佳不是一时心血来潮,她心里藏着种子,研读过不少相关的书,她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,想当然地以为这是一件浪漫简单的事。

唐笑听她说了许多,慢慢意识到这个姑娘是真的做好了准备,她发亮的眼睛让唐笑明白,她可以把这件事做得很好,她不输给任何人。

“既然如此,我支持你,沈文韶那儿有不少或许你能用得上的书,我去问问他能不能给你借过来。”

“笑笑!”

程佳呜咽一声抱住唐笑,“呜呜呜呜你对我可真好,我恨不能以身相许算了。”

“……别了,你爹娘怕不是要提刀杀了我。”

两人咯咯咯地笑了一会儿,唐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,不对啊,程佳志在远方,那沈文韶咋办呀?

“你先等会儿,那什么,我之前忘了问了,你上回见着了沈文韶,心里可有什么想法没有?我还是头一回见他跟女子喝酒,显然对你跟对别人不一样。”

程佳眨巴眨巴眼睛,“那可不是跟我一个人喝酒,你也在的。”

她秀气的眉头拧巴了起来,“我对沈大人是真的敬佩、崇拜,但是吧,也就是仰望而已,说句不要脸的,我压根儿就想象不到跟沈大人成亲生娃,那画面……想一下我就会起鸡皮疙瘩……”

她搓了搓胳膊,“沈大人就是仙人之姿,我等凡人还是就远远地看看就好,看看就满足了。”

唐笑瞪她,“你就是怂。”

“我就认了呗,而且我姐姐回娘家的时候跟我悄悄说过,她问我可有喜欢的人,说如果喜欢一个人,就会不自觉地从心底里心疼他,呵呵呵沈大人哪儿需要人心疼?所以我这不是喜欢,是敬仰。”

“沈文韶怎么就不需要人心疼了?”

唐笑觉得她说得不对,“你别看沈文韶厉害得很,但他也有让人心疼的地方,只不过不表现出来罢了……”

程佳盯着她的眼神慢慢变得有些奇怪,看得唐笑停了下来,“怎么了?”

“啊,没什么。”

程佳觉得自己不该乱猜,看着唐笑为沈文韶操心牵

线的模样,也不像是自己想的那种可能。

两人见面的时间不长,唐笑确认了程佳无碍,心里落了块石头,再三叮嘱她凡事三思后行,才跟着薛净离开了程府。

“多谢薛大人,今日若不是遇见你,我可能没办法如此顺利地见到程姑娘,大人的恩情小女子记下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